食色1app

“大兴安岭,雪花还在飘舞,

长江两岸,柳树开始发芽,

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

我们的祖国多么广大。”

《丁丁和小飞机》——

丁丁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心想开飞机。

老师在教生字,丁丁一边听,一边忙着做小飞机。

老师看见了,问:“丁丁你在做什么?”丁丁站起来,低声说:“我在做飞机。”

老师说:“上课的时候,好好学习,长大了才能开飞机。”

晚上,丁丁做了个梦。梦见纸飞机变成了银光闪闪的真飞机。丁丁连忙跑过去。

忽然飞机唱起歌来:

丁丁真聪明,

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

会做纸飞机。

丁丁你快来,

来开真飞机。

丁丁高兴极了。他上了飞机,摸摸这儿,摸摸那儿,想开飞机。

忽然飞机又唱起歌来:

丁丁没文化,

不会开飞机。

飞机开不动,

丁丁真着急。

一着急,丁丁醒了。

同学们,请你们想一想,丁丁长大了会开飞机吗?

颜缘还记得,学这篇课文时老师让大家思考,丁丁长大后会开飞机吗?同学们都齐声说不会,因为丁丁不认真学习,学不到真本领。只有她说,会。因为丁丁做了这样的梦后,一定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积极改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师还夸奖她呢!

《小马过河》、《小虫和大船》、《司马光》、《这个办法真好》、《三味书屋》、《捞铁牛》、《蝙蝠和雷达》……

一篇篇课文读下去,一个个记忆的闸门被打开,那些久远的课文,只要稍加温习就能背上来。颜缘颜缘越读越觉得有意思:这些朴素的文字是多么美好的启蒙教材啊,《小马过河》告诉孩子们实践才能出真知,司马光砸缸、文彦博浮球、捞铁牛的故事告诉孩子们古人的智慧;三味书屋、丁丁和小飞机告诉孩子们要正要沉下心来认真学习;《这个办法真好》还教给了大家统筹学的基本理念……

想起进入新世纪后的语文教材,三分之一竟然是些外国人的故事。外国故事真善美,中国人在课本里倒变得面目可憎,传统文化和智慧故事变得越来越少,以至于网民们齐声愤慨声讨,颜缘就感慨万千。

“小芬脚还痛不痛?咦?哪儿来这么多书?”颜缘从沉思中被唤醒,才发现是妈妈回来了,正快步走过来,关切地看她的脚。

吸了吸鼻子,一阵柑桔叶的芬芳随之传来,原来爸爸正倒了一挑枝叶摊在坝子中央晾晒。看来上午爸妈应该是去柑桔林子里修剪枝叶去了,修剪的枝叶晒干了可以做柴火。

“哦,爸爸妈妈回来啦。我今天在家没事做,就把哥哥姐姐们的书借来看看。”

爸爸走过来摸摸她的头:“小芬憋坏了吧?要是不好玩,爸爸下午用小板凳给你扎个秋千,就在屋里荡秋千玩?”

对了,颜缘想,她现在学名颜秀芬,家人叫她小芬。哎,还是赶紧改回颜缘这个名字吧,真不习惯。

爸爸看到她出神的样子,以为她在想秋千,赶紧道:“爸爸现在就去扎。”

万万不可!荡秋千让手臂脱臼的事儿她可不想再发生一次!

颜缘赶紧扯了爸爸:“不用不用。我要看书,不然回学校跟不上课。”

妈妈闻言,立刻露出欣慰的笑容:“小芬喜欢读书就好。别看久了,小心眼睛痛。看一会儿书还是出去玩一会儿。”

爸爸蹲下来翻了翻书,很好奇:“小芬,你才多点大?看得懂高年级的书吗?生字很多呢。”

颜缘思索了一下,表示有的看得懂,有的看不懂就看插图和拼音,还提出了要买一本字典。爸爸很爽快就答应了,还给了她一把小钥匙:“阁楼上的箱子里,有很多书,都是你爷爷留下来的隋唐演义杨家将什么的,还有二十多本小人书,没事儿可以翻着耍。”

颜缘想起来了,前世小时候,家里也有这么些书,后来老房子被大雪压垮,书自然也被压埋了。那时她纵然爱读书,无奈无书可读。一本别人扔掉的破旧字典她从小学用到中学,每个字每个词都抠来读。走在路上,捡一张有字的纸也要贪婪地读两遍。别人丢掉的寸许长的烂笔头,她就捡来用刀小心翼翼划开,取出寸许长的铅笔芯,插进小竹枝里当笔用,竹枝里头不断塞入揉碎的纸张垫底,直到铅笔芯被写完为止。

自己的字写得那么差,跟从小没用过几只好笔也有关系吧。

这一世,她要努力创造读书的经济条件,多读书,读好书。

看到女儿说起书就一幅星星眼入神的样子,爸爸觉得很欣慰。

“家贵,绍珍,小芬,饭好了来吃饭了!”奶奶在堂屋喊着爷仨,然后就是一阵碗筷响。

爸爸一把将她抱起,放到饭桌边坐下,颜缘的个头,还够不着夹大桌子中央的菜,现在这身子,实在太幼小了,得快快长大啊。

她大口刨着饭菜。今天的菜是一小碗蒜苗炒腊肉、一碗炒油菜尖,一小碗泡菜酸萝卜。饭是绿豆稀饭。见她吃得很香,爸爸妈妈都给她夹肥肉,自己吃瘦肉。

对了,现在还在肥肉金贵的时代呢。吃酒席要吃肥大块,称肉要称三指厚的肥肉,哪家要是杀的过年猪膘肥脂厚,是要被人称羡的。记得自己家杀过最肥的一头猪,足足400多斤,她起早摸黑割猪草割了两年!

食品还不丰盛,脂肪是重要的热量来源,对于干活的爸爸妈妈来说,真需要多吃肥肉。她赶紧叫停,说自己喜欢吃瘦肉,嚼着香。爸爸妈妈笑了,小孩子的胃口就是奇怪,前几天还要吃肥肉,现在又要吃瘦肉了。

接下来,颜缘天天看书做题。有时候装作半懂不懂去问小堂叔颜家波。颜家波向来知道侄女聪明,但也没有料到居然一点就通一学就会,遂三天两头跟哥哥嫂嫂们称赞颜家就要出个读书人了,又把自己珍藏的用来仿照描画的小人书统统送给了颜缘。

休息一周,换了三次药,赤脚医生张生田发话说小孩子皮肉长得快,已经可以去上学了。这个头发微白的医生现在很喜欢颜缘:“小芬是我看到的最乖的娃娃了,每次换药,不哭也不闹。要是别的孩子啊,要哭成鼻涕虫呢!”还邀请颜缘经常去他那里玩儿。把针盒、输液管、药瓶子都当玩具给她耍,颜缘不由得瀑布汗。

但她还是经常去张医生那里,经常用些小孩子的话问东问西,人为什么会生病啦,小孩子为什么要经常打针啦,妈妈生小弟弟也要吃药打针吗,有吃了可以变聪明变健康的药没有啊,有没有让妈妈生弟弟妹妹的药啊,不动声色往优生优育的话题上引。张医生觉得好笑又好玩,耐着性子用简单的语言讲给她听。

恢复上学第一天,颜缘实在忍不住跟爸爸妈妈商量说,想要换个名字。

爸爸妈妈倒是不吃惊,这个名字虽然是已经过世的爷爷取的,但真不太好听。颜家人都是按照辈分来取名字的。爸爸这辈是家字辈,叫颜家贵,姑姑就叫颜家凤,小芬的辈分是秀字辈,爷爷就随便取了个秀芬。农村女娃娃这个名字实在太普通了,大家都是叫芬啊,珍啊、莲啊、秀啊、美啊、兰啊什么的,秀芬这个名字,在学校一喊,起码能有五六个人答应。

爸妈为难的是,他们也想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好名字。

“小芬,你好好读书,将来你上初中时,自己给自己取个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入学登记时也好改些。”

颜缘当然还是想叫颜缘啦,前世这个名字也是自己在初中时取的,当时也不知道为啥取个缘分的缘字。现在,这个名字已经被她赋予了巨大的意义,成了她热切的渴望——缘,我要再续前缘,我要找到钟宸!

仔细一想,小学才二册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懂得缘字并知晓它的意义,的确不好马上改回这个名字。

“好吧!上初中时再改。”

这天早上,颜缘一早到了太龙村小。

重生那天,她糊里糊涂就出了教室门,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是哪间教室了。好在每间教室门口都有小木牌写着几年级,太龙村小是完小,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教室。又仔细回忆了一番重生当日的情景,勉强记得自己座位靠窗。找了靠窗几排座位,终于在第三排的桌上看到自己歪歪扭扭刻下的“颜”字,还用小刀划了个圆圈圈着。这是自己一直有的习惯,喜欢在课桌上刻自己的姓。

一番耽误,已经有同学陆续到校,同桌肖莲跟她打招呼:“咦,你来得好早,怎么不约我一路?”颜缘还不太习惯和这么小的小朋友说话,只回之一笑,边在课桌下放书包。没料到书包里装了好几本借来的书,重了点,哐当压断绳子掉地上了。

老旧的村小,桌子除了桌面就是四根桌腿,在桌腿高三分之二有四根横木固定,桌子下本没有放书包的位置。多少年来,学生们都是在横木上交错缠绕绳子,做成一个绳网兜来放书包。至于绳子,五花八门什么的有,粗细不匀,经常会断掉或需要重编。

肖莲递给她一团绳子,颜缘在横梁上编了经线,又编了纬线,做了一个很结实的网兜,正好把绳子用完了。看得肖莲目瞪口呆:“哇,你真聪明,还没见过这么缠的呢!”

颜缘有点不好意思:“明天还你一团好线,膨体线。”

上课的时候,她偷偷打量周围的同学,这都是她前世的小学同学啊!

她努力回想,想起来大多数人的名字。尽管重生后记忆明显增强,但还有一些人怎么都想不起来。

太龙村小在村小中算是教学质量比较好的,但和镇中心小学、城里的小学比差远了,一届能考上区中学的只有寥寥数人,大多数人都是在双溪镇中学读书。前世,颜缘考上区中学就住读了,小学同学没在区中学读书,住址又不相邻的,之后二十年几乎再没有打过交道,久而久之,连名字和模样都模糊了。因此,老师点名让同学起来回答问题时,她就在心中暗暗记住名字。老师让当组长的她帮忙收作业本时,她又把自己这个组的同学名字都记下了。

同学们说话玩闹,她就竖着耳朵听,谁和谁关系好,谁和谁闹别扭了,校园里有什么趣事?现在最流行的课间游戏是什么?

一天下来,颜缘就适应自如,没人看出她换了个芯儿。

只有一件事,出乎意料的顺利。

本作品源自文学城 欢迎登入et更多好作品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