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app海外官网入口

佟姨娘的声音低了几分。

“我和妈妈面对面的站了一会,又趴到窗棂上往外看。

“只见对面东厢房灯火通明.窗要映着屋里人影交错。陶妈妈带着两个丫鬟沉着脸走了进来,不一会,先夫人也来了。又过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二夫人扶着太夫人来了……没过两刻钟,西厢房就传来了秦姨娘的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小丫鬟们的嘤嘤低泣。

“我的妈妈也坐不住了。差了人去打听。说佟姨娘没了.落下的是个男婴!”

文姨娘抬头望着十一娘:“再后来,秦姨娘空手跟在太夫人和二夫人身后去了太夫人的住处。,十一娘一直认真地听着,待文姨娘说完,她垂脸沉思了半晌.然后沉吟道:“我有几件事不明白。,文姨娘身子微微向静倾了倾、道:“夫人请问。,“你说,佟姨娘和秦姨娘在我大姐面前服侍惯了.所以怀孕的时候也一样去服侍。那你呢?你身边有从扬州带来的妈妈,怀孕又是特殊时期,怎么也跟着去服侍?”

文姨娘有片刻的不自然:“我一个.她们两个……”

十一娘轻轻摇头:“文姨娘可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没待文姨娘回答,她把易姨娘让婆子给她带活的事告诉了文姨娘。

文姨娘没想到十一娘会把这样的秘辛告诉她.她非常惊讶。

“姨娘虽然八面玲珑.可不该说的话从来没说过一句,我就知道姨娘是个心里有数的。有些事.我也就不瞒着姨娘了。”十一娘了说着.很快又把话题转移到了陈年旧事上.“先前佟姨娘话里的意思,我大姐进门就把佟姨娘和秦姨娘驯得服服帖帖的,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姐姐对两位姨娘定是十分严厉,令两位姨娘从心底感到害怕.

所以身体略微好些.就到我姐姐身边服侍,而我姐姐也没有拒绝。

你从扬州带来的妈妈看在眼里.深知其利弊.所以也劝你跟着一起去服侍。我说的可有错?”她想到了罗家的几位姨娘。

文姨娘沉默了一会.低低应了声“是”

海边长发飞扬的薄纱美女

这就对了.要不然,没办法解释之后发生势一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的。”十一娘思付道、“按道理.我姐姐嫁过来,应该带了体己的贴身丫鬟,怎么会抬了佟氏为姨娘,而不是从自己的丫鬟里找一个?”

她很想知道徐令宜和元娘的矛盾到底是从哪一件事起的因。

“侯爷对这种事一向不太上心。文姨娘有些尴尬地道.“听说先夫人刚嫁进来的时候,也曾安排自己的贴身丫鬟侍寝,侯爷觉得麻烦,宁愿去佟姨娘和秦姨娘那里,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说着,想到十一娘问话的犀利,说活的坦城.觉得自己这样遮遮掩掩的、反显小家子气.略一沉思、索性直言道、“后来两家说定我进门,太夫人怕我进门后逞娇斗媚.想找个人压我一筹,又怕先夫人镇不住.就指了性情温顺、模样又好的佟氏做了姨娘。不用再纳新人进门.从两个服帖了的通房里抬一个,先夫人也乐见其成。”

这已是十一娘第二次听到文姨娘说佟氏性特温顺:“这样说来.终氏能做姨娘,是因为性情温顺的原因?”

“嗯!”文姨娘点头,“就是秦姨娘,也是因为看上去圆润好生养.又老实木讷。”说到这里.她颇有些感慨地道.“要不然.别说是先夫人了.就是太夫人,也不会饶过她们。像三爷身边的两个通房,就是因为争风吃醋,被三夫人打发配了人。还有二爷身边的两个通房,二爷死后.由二夫人做主配了人。要不是出了这件事.佟姨娘和秦姨娘倒是结局最好的。”。

从老实木钠到买通道婆对徐嗣谆施巫咒之术.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吧!

十一娘轻轻叹了口气。

两人都沉默下来。

“你说.秦姨娘一个人去了正屋报信。”过了一会,十一娘道.

“我记得当时你们就住在正屋的后院,最多不过一盅茶的功夫就到了.你却说你跪得脚僵了都没有看到有人来.秦姨娘怎么去了那么久”

“佟姨娘落的是个男婴.又一尸两命.太夫人以先夫人精神不济不由.把佟姨娘交给了二夫人照顿。”佟姨娘道,“二夫人一直精心照顾着秦姨娘的起居,直到二少爷生下来秦佟姨娘和二少爷才搬到二夫人住的西厢房。我一开始是为了避嫌.没去看秦姨娘,后来贞姐儿出世.二少爷成了侯爷唯一的子嗣、我就更不能往前凑了。晨昏定省时在先夫人那里碰见.也只是点个头就各自匆匆散了,连句多的话也没有,渐渐也就没有了来往。后来还是侯爷回来.重修徐府的正院,我和秦姨娘都搬到了正院的东小院住,这才又重新开始来往。只是当年的事太过牵扯太多,我们两人都没再提起。有些事,是我妈妈打探到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文姨娘喝了口茶,发现茶早就冷了,歉意地对十一娘笑了笑.亲自去沏了壶热茶。

“佟姨娘动了红.她们屋里的妈妈气得暴跳如雷,只顾质问当时佟姨娘身边服侍的小丫鬟.还是佟姨娘感觉很不舒服,让服侍秦姨娘的小丫鬟去把秦姨娘叫回来。”她把重新给十一娘换了杯茶、十一娘低声道了谢,“秦姨娘回去后.看见佟姨娘的亵裤里不停地浸出血,吓了一大跳.不敢指使屋里的妈妈.吩咐两个小丫鬟.照顾佟姨娘.自己去了正屋。”

文姨娘坐下来喝了口茶。

“先夫人从二夫人那里回来刚刚歇下。秦姨娘说佟姨娘有些不好,让小丫鬟去通桌一声,小丫鬟说.先夫人刚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不如明天再说。或者是找陶妈妈也一样。秦姨娘就问陶妈妈在哪里.小丫鬟说、陶妈妈刚回了自己的屋。秦姨娘又云了陶妈妈那里。陶妈妈正在梳洗,小丫鬟让她等了一会才去通报。陶妈妈问秦姨娘什么事,秦姨娘这人本来就不会说话,陶妈妈的样子又十分严厉,她磕磕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陶妈妈烦起来.让她到院子里站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来跟她说。

“秦姨娘当时只好跪了下去.求陶妈妈去看者佟姨娘。

“陶妈妈这才换了件衣裳,跟着秦姨娘去了东厢房。”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十一娘沉声造。

“佟姨娘已经小产.而且出血不止.人也昏死过去。”文姨娘点头.“陶妈妈这才急起来,忙差人去报了先夫人。

先夫人匆匆赶过来,佟姨娘已是进出多,出气少,眼看着活不成了。先夫人不敢隐瞒.忙差人去报了太夫人……”

“那时候,徐府正是危急之时。”十一娘喃喃地道.“老侯爷去世,七皇子陷入夺储之争,侯爷前程晦涩,侯府此刻最需要就是一个男孩。一来是侯爷承了爵.就是嫡支了,三爷也好.五爷也好,都成了旁支。侯爷有了后代.嫡支血脉得续;二来先帝要是不愿意放过徐家.侯爷有后,至少可以想办法周旋.保住徐家的爵位。要不然,侯爷无嗣,师出无名.纵然有力也使不上劲。永平侯府也就只是历史了。

“嗯!”佟姨娘微微颌道,“那时候五爷年纪还小.没有子嗣:三爷只有一个长子,总不能把大少爷过继到侯爷名下.断了三房的香火吧?所以太夫人一见,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要走伏在佟姨娘床边哭得死去活来的秦姨娘突然昏了过去……、

“昏了过去?”十一娘吃惊地望着文姨娘。

“昏了过去!”佟姨娘很肯定地道.“是二夫人,又是掐人中,又是用绣花针刺她的中指,这才把人给救过来。,“所以太夫人决定把秦姨娘交给二夫人照顾?”十一娘思付道“结果二夫人不负太夫人所耗.秦姨娘平平安安地生下了健康活泼的长子徐嗣谕。”

事情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淡淡的轮廓。

元娘因为对两位婢女出身的姨娘很是严厉.连带书书网手打着影响了妇仆对两位姨娘的态度.当偶尔因素碰到了必然结果,就产生了质的变化。

秦姨娘虽然有些木钠,但并不糊涂。在太夫人和侯爷、二夫人这样精明的主子面前有些胆怯.可十一娘曾经听见她和文姨娘说话,语词虽然说不上伶俐.可也清楚明白。佟姨娘动了红.这么大的事,她就算是再害怕.哭也要把元娘哭起来才是,怎么那小丫鬟一说.她就乖乖去了陶妈妈那里?而且陶妈妈身边的小丫鬟让她等,她就乖乖地等在那里?

再联想到易姨娘的话,和自己要秦姨娘去祭拜五房去世小妾时的心虚.

十一娘心中微动.问文姨娘:“出了这样的事,侯爷回来,太夫人是怎样回的侯爷你可知道?.

“知道。”文姨娘道.太夫人说,佟姨娘怀像不好.孩子到四个月的时候小产了。因是晚上,大夫来的不及时,大人也没能保住……

“那侯爷?”十一娘道.“侯爷没有多问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