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安装包

顾晚知道这么说会让姜舒美和顾雨婷很生气,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她不这么说,这两个人就不会生气?就不会将自己做下的那些肮脏破事儿都推成她的责任了吗?

她已经忍了她们很久很久了,不如,就先彻底的撕破脸皮好了!

“我看雨婷说的没错,千方百计要去霍家就是想要利用雨婷解除与孟书衡之间的婚约,再转身去攀霍家的高枝!顾晚,这么多年我是真没有看出来啊,的城府竟然这么深,深到不惜踩着自己亲妹妹往上爬!之前还说什么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分明就是狼子野心啊!”

姜舒美这样说着,一双丹凤眼死死的盯着顾晚,像是恨不能用眼刀子将顾晚生生的刺死。

“母亲,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随便乱说!”

顾晚不闪不避的对上姜舒美的眼睛,语气清冷凌厉:我请问母亲,我有让顾雨婷去勾引孟书衡,有让她去和孟书衡在霍家的祠堂里乱来吗?再请问母亲,难道我今日在霍家说的那些话,有半句假话吗?难道顾雨婷勾引的孟书衡不是我的未婚夫吗?

……当然,现在已经变成我的前未婚夫了。

难道不是她自己罔顾了与我的姐妹之情,不知羞耻的与男子婚前苟合?

……亲妹妹?她亲在哪里?是血缘上还是感情上?

难道不是她口口声声说只有她才配嫁给孟书衡,做孟家的大少夫人?

……她配就让她去啊,我半点都不稀罕!

难道不是她自己裸了身子让整个江城的人都看清楚她的品行?

逆光唯美侧颜气质女生高清公路街拍

……她在孟书衡面前脱衣服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今日吗?

难道不是她自作自受才毁了她自己的名声,毁了江家的名声?

……所以,关我什么事?

母亲,我知道这些年您和顾雨婷都已经习惯了不管做什么令人恶心的事情都往我身上扣就好了,从前我忍了们,是心里还惦记着这个家,惦记着与您的那一点点血脉之情,可是这么多年来,您有因为我的隐忍善待过我半分吗?

们有因为我的委屈求全就反省过自己的罪过吗?

没有,们一次也没有,们只会想尽一切办法逼我,想尽一切办法将所有不好的东西都强加在我的身上,包括这次顾雨婷抢了我的未婚夫,做下这等肮脏龌龊事,们竟还想着让我背锅?

我告诉们,我已经受够了!

我顾晚也不会再对们继续忍让了,们可以骂我可以抹黑我甚至还可以继续阴谋诡计的来害我,但是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再让们如愿了。

我还要告诉们,因为顾雨婷的卑鄙无耻,我如今已经是霍家四少的未婚妻了,我未来的公公和婆婆都与我说过了,若是在南方十六省的地面上,再有人敢对我动坏心思,我可以加倍的还回去,只要是占理的,便是死个把人都是无妨的!

“……这个该死的下贱蹄子!”姜舒美气的一张脸都青了。

什么?雨婷被害的这么惨,顾晚却成为霍家四少的未婚妻?四少那是什么人物,那是未来的少帅啊!顾晚这个贱丫头凭什么攀上霍家的高枝?

“竟敢这样骂我?竟敢仗着霍家这样诋毁我和雨婷,是不是疯了!我是的亲生母亲!”

“疯了的人一直都是们才对,”顾晚冷笑了一声:“还有,姜舒美,在霍家的时候您不顾一切的要将我往地狱里推,这个时候却说您是我的亲生母亲,您自己竟一点都不知羞吗?莫要忘了,今日的养女能安然无恙的走出霍家,没有直接被浸了猪笼,那都是我求的情,是我要用自己的血去抄写《法华经》换来的,我也不指望们能对我感恩,但是我与您的那一点血脉之情,就算是用我自己的血还了。以后,我与顾雨婷与您,恩断义绝!”

“最后,我还想问您一句,我是下贱蹄子,您是什么?”

说完这话,顾晚转过头,对顾海山说:“我累了,我回去睡觉了!”

她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姜舒美指着她的背影就骂:“老爷,看到这个贱……死丫头说什么了吗?她竟然说要与我和雨婷恩断义绝?她凭什么与我和雨婷恩断义绝啊,就算是我生的她又怎么样?她不过就是一个沾惹了乡村农妇的下贱脾性的死丫头,还真以为有了霍家给她撑腰就能骑到我和雨婷的脖子上拉屎拉尿了?成了霍家少帅的未婚妻又怎么样,她也得能真的嫁过去擦擤,她也得嫁过去了能坐得稳少帅夫人的位置才行!就凭她这种连私塾都没有念过的贱丫头,她也不怕在那个位置上被人笑死,还敢连名带姓的吼我,狼心狗肺的死丫头……”

“给我住嘴!”顾海山怒吼了一声:“有什么好闹的,顾晚说的也都是实话,有时间在这里闹,还不如好好的教育教育这个没脸没皮的养女!”

“父亲…………竟然也要偏帮着顾晚吗?今日的事情,分明就是我受尽了委屈,她出尽了风头,还偏心她?”顾雨婷大哭了起来,“养女”这个词,过去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听过,这一日,却听到了这么多次,她忽然就有了危机感了。

谁知道什么时候顾海山和姜舒美就在意起血脉来了?那顾晚到底才是他们身上真正掉下来的肉呢!

这样一想,她心里顿时充满了恨意,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点什么了。

……她转过身,冲到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把水果刀压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父亲,我知道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将您和母亲当成了我的亲生父母的,没有了们,我顾雨婷就什么都不是,如果们现在也嫌弃我,不要我了,那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我不如早些死了算了!也省的再给顾家的脸上蒙羞!”

“雨婷,不要!”姜舒美脸上顿时满是惊慌,忙上了前:“雨婷,不要做傻事,不就是让那些个人撞见了和孟书衡在……一起吗?那也没有什么的,如今是新社会了,就算寡妇再嫁都没什么的,不过就是和自己的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了,有什么过错呢?如果真的想要嫁给孟书衡,我……可以同意嫁到孟家去,以后实在不喜欢孟书衡了,再离婚也是可以的,先把刀子放下,可别因为顾晚那个贱蹄子的几句胡言乱语,就和自己过不去。那个贱蹄子已经疯了,不……我看她根本就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否则,就凭她,哪里能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不得不说,姜舒美对顾雨婷简直就是好到变态的程度,一见顾雨婷要寻了短见了,马上就慌张的要世界末日了似的!

顾雨婷一听姜舒美这么说,眼里吧嗒下来,可怜兮兮的说:“母亲,说的都是真的?真的不会因为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就会不要我了吗?”

“在母亲的心里,就是亲生女儿!血脉算什么?”姜舒美说:“当年我生顾晚那个死丫头的时候,流了那么多的血,差点就死了,是丢了她又抱养了,我的身体才渐渐的好起来,她就是个灾星祸种,才是母亲的福星!我怎么可能会不要?这些年,要不是父亲一直在意与那死丫头的一点血脉之情,我早就将她赶出顾家了,那死丫头现在想要攀霍家的高枝,就随便她去攀好了,我倒是要看看,没了娘家给她当靠山,她能在霍家活几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