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支付官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方清平点了支雪茄坐在沙发上看了她一眼:“是啊,我想着把她弄上床是什么滋味。”</br>

   “哼!”方露打量他两眼,“我以为动真情了呢!”</br>

   他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对女人一向来者不拒,只要能勾搭到的,都往床上送。不过,有一点,也是方露一直觉得这个看起来无所事事的哥哥,其实很聪明。他永远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也从来不强迫女人。</br>

   找他来勾引辛晴时,方露真怕他不同意。显然,方清平还不知道赢擎苍的背*景,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自己的。</br>

   “我的真情不在这嘛!”方清平一把将方露拉进怀里。</br>

   这个时候,被他们算计的两个人,正在温泉池里对持。</br>

   “过来!”赢擎苍拽着辛晴的浴袍,辛晴死死揪着,就是不让他得逞。</br>

   “我不要!”辛晴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我不要那样子!”</br>

   不知道从哪飘来一个小气垫船,辛晴瞪着眼睛发现这个气垫船和以往见过的都不一样,上面有一条很宽的带子,还是可以调节松紧的那种。她被赢擎苍放到上面,气垫船摇了几下,辛晴不敢松手,搂着赢擎苍的脖子。</br>

   “害怕?”赢擎苍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尤其低沉,又带着些莫名的沙哑。</br>

   辛晴撇了他一眼:“说呢?”</br>

   清纯美女冬天在北京小巷街唯美特写

   “呵呵呵!”赢擎苍挑着嘴角,亲了她一口,“好,去浅一点的地方。”他推着气垫船慢慢的移动,辛晴的脸却越来越红,随着泉水越来越浅,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br>

   赢擎苍终于不动了,辛晴正要跳下来离他远点,身上就被套上了绳子,赢擎苍一边调节松紧,一边咬着她的耳朵说:“不许跑,嗯?”</br>

   那一声嗯,就像有无数羽毛从辛晴心上划过,痒痒的,又不够,恨不得有什么再去用力的抚摸一下。</br>

   等到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牢牢的绑在气垫床上了。</br>

   “要干什么?”</br>

   见她眼中带写慌乱,赢擎苍赶紧抱着她说:“不怕,不怕,我在呢,等一会知道了!”</br>

   第二天早上,辛晴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她终于知道那个绳子是做什么的了,揉着自己快要断掉的腰,辛晴忍不住嘀咕:“越来越禽兽了……”</br>

   “呵呵呵!”赢擎苍的笑声传来,辛晴甚至能想象到男人胸膛起伏,笑的一脸淫荡的样子,她刷一下把被子掀开。</br>

   “从哪学来的?是不是沈公子教的?”</br>

   赢擎苍坐下,手放到她腰上慢慢按摩:“他推荐的。”毫不内疚的把罪名给沈公子按上。</br>

   “我就知道!”辛晴撇着嘴,“以后不能那样,太难受了,我现在全身都疼,两条腿像断了一样。……这是折腾我。”</br>

   赢擎苍见她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这次觉得可能真的要的太狠,赶紧把人抱进怀里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以后我轻一点!”</br>

   辛晴狠狠捶了他一下,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还轻一点?还想那么做啊!”</br>

   “可是……昨天晚上不是一直喊舒服嘛!”赢擎苍亲亲她的耳垂,无耻的提醒道。</br>

   辛晴捂着脸一脚把他踹下床。</br>

   下午两个人返回市里,赢擎苍怕她身子还不舒服,直接开车回了家,晚上睡觉的时候,辛晴不让他进房。</br>

   “禽兽!去睡沙发。”</br>

   赢擎苍皱了皱眉:“为什么?”</br>

   “因为我到现在还疼,我的腰和腿都要断了!”辛晴吼他,“在我没好之前都要睡沙发!”</br>

   赢擎苍不动声色的转身走了,辛晴关好门,听了听动静,发现是真的走了,心里有些生气,冲到床上抱着被子捶打。</br>

   “真是的,就不知道哄哄我吗?喜欢睡沙发就睡一辈子吧!”</br>

   没人抱着睡,很不习惯,辛晴这才惊觉赢擎苍就像毒药,已经蔓延至她的五脏六腑,在浑身的血液中循环,最后流进心脏。她已经完全戒不掉这种毒,一日没有便无法安睡。</br>

   正抱着被子满床滚,窗外突然闪了一下,辛晴眨了眨眼睛,闪电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声巨响轰隆一声炸开,转眼工夫,外面便传来雨声。</br>

   夏季的暴雨来的很猛,很快窗外就一片电闪雷鸣,夹杂着豆大的雨点。辛晴有些害怕,把头埋进被子里,外面的雷一声比一声大,终于她跳起来,拉开门就往出跑,刚出去,就落进一个怀抱里。</br>

   “不错!坚持了这么久,我以为打第一声雷就会跑出来呢!”</br>

   辛晴呆呆的看着赢擎苍,被抱到床上时才回神。</br>

   “…</br>

   …一直在外面啊?”</br>

   赢擎苍钻进被子里,将人搂过来才捏着她的鼻子说:“不然呢?”</br>

   “呵呵,我以为真去睡沙发了呢!”辛晴把两条腿缠到赢擎苍的腿上,外面那些狂风暴雨好像都听不见了。</br>

   赢擎苍将她搂紧一些,戏谑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会去睡沙发,知道怕打雷,就等着冲出去呢!”</br>

   “原来是故意的?故意等着看我出丑!”辛晴在他胸口拧了一下。</br>

   赢擎苍把灯关掉,亲了她一口:“我又不是神,怎么知道会下雨,我那是痴心,被赶出去了,还要守着!”</br>

   辛晴傻乎乎的嘿嘿两声,在赢擎苍怀里闭上了眼睛。</br>

   第二天起床时,她发现自己又上当了。</br>

   “看天气预报了对不对?“她冲进浴室,赢擎苍刚洗完澡,听到她问慢悠悠的把浴袍解开,“要不要我陪再洗一次?”</br>

   辛晴咬着牙把他推出去了,直到赢擎苍去公司,她都不肯好好和她吻别,后来是阿楠可怜兮兮的说一大帮人等着开会呢!辛晴这才亲了赢擎苍一下,然后男人才带着满意的笑容上车走了。</br>

   很快,辛晴就把男人的恶行给往了,她偷偷去了趟医院,做了个妇科检查,结果医生说她的子宫很正常,可以受孕的。</br>

   辛晴把她曾经避孕失败的事讲给医生听,问人家时是不是有影响,医生告诉她关系不大。</br>

   医生是个年长的老太太,见她那么沮丧,还安慰她两句。</br>

   “小姑娘这么年轻,不用急,这种事讲究缘分。时候不到,急也没用!”</br>

   辛晴离开的时候不死心,又问医生能不能吃中药。医生倒是没反对,只是提醒她,吃些条理的就好,不要多吃,胡吃。</br>

   她前脚去了医院,后脚后脚化验报告就放在了赢擎苍的办公坐上。</br>

   “没事这丫头去做什么检查啊?”赢擎苍纳闷的看着报告,医生再三跟他确认过,没有问题。</br>

   而接下来几天,赢擎苍发现辛晴好像神叨叨的,有什么事瞒着他,问她她就一副猜的表情。</br>

   “这几天她都去哪了?”赢擎苍问阿澈。</br>

   阿澈想了想:“亲子班,然后和张宓还有施芊芊逛街。”</br>

   “没见什么人?”</br>

   “没有!”阿澈摇头,他旁边的阿楠问,“要不要派人去查查?”</br>

   赢擎苍抬手:“不要,她会不高兴。只要她安全就好,至于干什么,应该就是那点女人的事。”</br>

   他了解辛晴,自家的小丫头折腾不出什么花样,赢擎苍隐隐觉得她好像在干什么事,这事还和自己有关系。</br>

   自己的生日早过了啊!赢擎苍想到这里,突然发现,辛晴还没有给自己过过生日,他们认识2年多了,第一年还互相折磨,第二天辛晴跑去法国。所以他真的没收到过辛晴的生日礼物……</br>

   赢擎苍觉得心里不舒服了,可是现在也不能纠结这个,他生日要到明年了。</br>

   “少爷!”阿楠不知道赢擎苍正像个女人一样计较这种东西,提醒他说,“方露的那个计划不错,对我们有利!”</br>

   赢擎苍扫了眼桌上的文件,拿起来看了看,“是不错!但是我们不需要,告诉他,赢氏不会和人合作。”</br>

   “我明白了!”阿楠很清楚,自打那个方露对少爷动了脑筋,她就没机会和赢氏合作了。</br>

   看着阿楠出去,赢擎苍又对阿澈说,“最近小心,辛晴身边出现任何陌生人,都要马上告诉我!”</br>

   阿澈点点头:“少爷的意思是方露会对小姐不利?”</br>

   “那个蠢女人竟然能追到度假村去,可见她暗中不是调查我,就是在调查辛晴,辛晴的可能性大一点。”赢擎苍冷笑道,“她最好别有什么举动,我不想在结婚前节外生枝。”</br>

   可惜方露决定把蠢女人的名号坐实。</br>

   寻思了好几天,辛晴觉得还是吃中药吧。不过她不敢让赢擎苍吃,想着先自己吃吃看。</br>

   等她吃一段时间没什么事的话,再让赢擎跟她一起吃。</br>

   于是她去了辛语蝶介绍的中医那里抓药,等她出来时发现门口有好多记者,看到她出来一拥而上。</br>

   “辛小姐,您是不是不能怀孕?”</br>

   “请问这件事情赢先生知道吗?”</br>

   “如果不能怀孕,还能嫁给他吗?</br>

   “有赢氏一半股份,如果们不结婚了,会把股份转让还是继续留在赢氏呢?”</br>

   劈头盖脸的一大推问题让辛晴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还是阿澈冲进来护着她上了车。辛晴从车窗里看着那些记者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br>

   </br>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