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app丝瓜视频安卓

“谁?”秋桐说。

“秦璐!”

“秦璐?”

“是的!”

“认识啊,政法委办公室的副主任,我和她认识的,开会的时候见过几次,还吃过几次饭,虽然不是很熟悉很了解,但见面都是打招呼的!”秋桐说。

“她这次也来党校学习了,还是我们的班长!”我说。

“哦……”秋桐说。

“她和老关,关系似乎不一般。”我说。

“怎么知道的?”秋桐说。

“判断的……综合一些信息判断的!”我说。

“哦……那这和云朵考试有什么关系?”秋桐说。

“笔试第二名面试第一名的那位,知道和秦璐是什么关系?”我说。

可爱的平刘海美女

“不知道!”

“秦璐的表弟!”我说。

“哦,怎么知道的?”秋桐说。

“秦璐告诉我的!”我说。

“嗯……继续说下去!”

“云朵面试的时候,老关和市委书记去巡视……但秦璐的表弟进去面试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我说。

秋桐沉默起来。

“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我说。

秋桐继续沉默。

“可惜啊,费尽心思机关算尽,虽然面试分数高出云朵很多,但总分还是比云朵低了0.1分,功败垂成啊!”我又说。

秋桐深深叹了口气:“或许,我能明白了……此事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了!”

“我有数!”我说。

“特别不要刺激秦璐!”秋桐又说。

“嗯,不用我刺激她,或许她现在自己已经被刺激了!”我说。

“呵呵……”秋桐突然笑起来。

“笑什么?”我说。

“很有意思!我突然忍不住就想笑!”秋桐说。

我也笑起来。

“人算不如天算啊!”秋桐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都是这样,往往计划的事,算的再周精,有时也会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我说:“其实我承认社会上存在机遇,但机遇只降临于那种有缘分而且能把握机遇的幸运儿身上,并不是每人都能得到。如果把希望都寄托在机遇身上,那就与买彩票没有多大区别了。”

秋桐说:“那次面试把握住了机遇,而这次,秦璐的表弟没有错失了。”

我说:“所以说,我是幸运儿,他是个倒霉蛋。”

秋桐说:“其实这次云朵也算是个幸运儿,即使没有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我其实也在担心她的面试,我最怕的就是她过度紧张临阵慌乱发挥失常……毕竟,她的心理素质提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个不是能速成的。”

我说:“嗯……说的不错,云朵这次的确是很幸运,但也是有实力做保障的,加入没有笔试的高分,那里还能得第一呢?面试是她的弱项,但她用笔试来弥补了。”

秋桐又笑起来:“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是最重要的,结果就是云朵成功了,呵呵……真是值得庆贺和庆幸的事,云朵家人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得有多高兴啊……”

听秋桐这么说,我的眼前浮现出云朵父母的影子,不由开心地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秋桐说:“易总,要不要我把这几天主持发行公司的情况给汇报下?”

我说:“我看没必要,办事,我放心!”

“真没必要?”秋桐说。

“真没必要!”我说。

“那好吧……那我就利用这一个月时间把发行公司的工作给搞乱,弄个烂摊子给,等6月1日回来接手,让过六一儿童节!”秋桐笑嘻嘻地说。

我哈哈笑起来:“给我搞乱了,我先让过六一儿童节,把送到幼儿园去和小雪一起过。”

秋桐也哈哈笑起来。

接着,秋桐问我:“那晚吃饭,张小天说救过他的命,我当时没好多问,但是心里很好奇,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说:“不能!”

“莫非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秋桐说。

“无可奉告!”我说。

那晚张小天吃饭的时候没有提及四哥和我一起救他的事,我知道他是特意这样做的,他不想让大家知道太多。但他对四哥的感激之心和我是一样的。

“为什么无可奉告?”秋桐说。

“不解释!”我说:“反正此事不能告诉,也不要再好奇!”

“可我就是很好奇,告诉我!”秋桐说。

“不——”

“再说一遍!”

“不——”

“——”秋桐似乎被噎住了,一会儿说:“这头倔驴!”

“我就是倔驴!”我说。

“那我去找张小天去问!”秋桐说。

“一定不会去找他问的!”我说。

“为什么这么肯定?”秋桐说。

“就因为我对的了解!”我说。

“确定?”

“当然!”

“好吧……算赢了。”秋桐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接着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看看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去了教室。

秦璐看到我,笑了下,神态非常正常。

我也冲秦璐笑了下,同样神态自若。

“哎——对了,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我表弟和单位的那位云朵面试的日子啊……”秦璐像是刚想起来的样子:“不知道他们面试的结果如何,我这就打电话问问去。”

边说秦璐边摸手机,边又看了我一眼。

我不做声,看着秦璐打电话。

秦璐打了半天,放下手机:“哎——手机关机,没人接!”

鬼知道秦璐拨的是什么号码。

我说:“哦,没人接啊……那就晚上再打吧。”我说。

秦璐看着我,莞尔一笑:“要不,打吧,给云朵打!问问情况!”

我说:“我不用打,我知道结果!”

“哦,早就知道结果了?”秦璐笑起来。

“是的!难道不知道?”我看着秦璐。

“废话,我知道还打电话还问啊!”秦璐说。

“真的不知道?”我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璐。

“易委员,这话什么意思?”秦璐也含笑看着我。

“没什么意思,开个玩笑而已!”我说。

“我猜也是开玩笑的!”秦璐又笑。

“没生气吧?班长!”我说。

“生气就不搭理了!”秦璐说。

“那就好,我这人喜欢开玩笑,不要介意啊!”我说。

“好了,少绕弯子,既然知道结果了,那就说说呗!”秦璐说。

我说:“首先,我要祝贺表弟,面试成绩第一!”

秦璐笑着:“哦……面试第一啊……不错,真不错……那其次呢?”

我说:“其次,我要祝贺云朵,总成绩第一!同时为表弟感到惋惜,总分只差了0.1。”

秦璐继续笑着:“哦……这么说,云朵考上了啊……好啊,祝贺云朵,祝贺的副总!”

我看着秦璐:“班长,很开心吗?”

秦璐说:“我要是说很开心,这似乎有些假,不过呢,我虽然为我表弟感到惋惜,但却很乐意祝贺云朵……胜利者是应该得到祝贺的!”

我说:“的心态很好,思想境界很高!其实我本来想为云朵惋惜祝贺表弟的,但是,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秦璐说:“易克,如此说来,的心态和境界也是不低的了。”

我说:“云朵是我的同事,表弟是我同学的亲戚,对我来说,关系都是一样远近的,谁考上都一样,都是值得祝贺的!”

秦璐点点头,咬了下嘴唇,说:“有这话,我认了!”

我紧接着就问:“什么认了?认了什么?”

秦璐微微一怔,接着忙说:“我认了这个同学啊……呵呵……”

秦璐的笑似乎有些干涩有些掩饰。

我说:“这话才是废话,不管认不认,咱们都是同学,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秦璐说:“这倒也是……易克,我发现脑子反应很快,思路很敏捷!”

我说:“凑合吧,但总是要比差一截子的!”

秦璐说:“怎么?巴结领导了?”

我说:“不是巴结,是实事求是的评价!”

秦璐笑起来:“很多官场的马屁都是打着这样的旗号进行的……倒是领悟地很透彻。”

我呵呵笑起来。

我知道秦璐早就知道了面试的结果,她此时只不过是在和我装而已,她装,我也装。其实秦璐装地不高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因为她是女的,我不愿意用装逼这个词,装逼一般说男人还可以,说到女人身上,我就不由想起了那个器官,想起装笔这个词。

同时,虽然秦璐有些小狡猾,但总体来说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加上又是老关的人,我下意识不愿意让自己从心里和她对立起来,总觉得还是和她可以做朋友的。

当然,是做普通意义上的朋友。

我身边的女人够多了,够让我头疼的了,我实在不想再去招惹其他的女人,再漂亮动人的女人也不想去招惹。

“对了,昨天去咨询外出考察旅游的情况咋样了?”我问秦璐。

“昨天……海珠在外忙的,安排一个孔总接待的,叫孔昆的一个女孩子,对我很热情,给我推荐了不少线路,还请我吃了顿饭,那些材料我都拿回来了,给了班主任,他们看看再确定!”秦璐说。

“哦……”我点了点头。

“海珠的旅游公司规模很大的,生意真好,客人川流不息!”秦璐说。

“呵呵……”我笑了下。

“们二位,一个做官场,一个做商场,官商结合啊……”秦璐笑起来。

我正色道:“我可没有利用职权为自己的生意谋私利的!”

“哈……那么认真干嘛,就是谋私利又怎么了?这年头,当官的亲属经商的多了,有几个不利用职权提供便利的,不提供便利是不正常的。”秦璐说:“别的人不谈,就说——”

说道这里,秦璐突然住了嘴,看了看我,接着笑起来。

“就说谁?”我说。

秦璐神秘一笑:“不能在背后议论领导……呵呵,不说了!”

这时,老师进来了,开始上课。

我和秦璐停止了交谈。

我觉得秦璐似乎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Tagged